Facebook的元宇宙遭遇群嘲 Meta转型仍需砸钱

在过去的一周,扎克伯格的元宇宙遭到不少网友的嘲笑。

此前扎克伯格在Meta年度大会上发布了最新的VR头显,并向用户展示了其旗下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中对于腿部的动作捕捉展示,扎克伯格在虚拟世界里自由蹦跳,展示出了优秀的流畅度。然而据外媒爆料,扎克伯格的下半身捕捉并非由自家VR头显完成,而是由第三方技术实现。

Meta原名脸书,这家著名公司在全面倒向元宇宙后正面临各种问题。此前,Meta内部文件显示,公司最初的目标是到2022年年底地平线世界的每月活跃用户(MAU)达到50万。10月16日,Meta内部文件被曝光,显示地平线世界的月度活跃用户数量不足20万,远未达到预期。

10月18日,《元宇宙大时代》作者夏月东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月活用户数量不多受制于许多要素,如技术上底层算法的成熟度还不足以应对大规模的建模,这是Meta为了占住元宇宙这个阵地所必将付出的代价。”

虚拟人物“接腿”遭群嘲不少人尝试一次再未登录

在Meta年度大会上,扎克伯格向公众展示了一段流畅的视频:在他旗下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地平线世界里,扎克伯格的虚拟化身有“腿”了,而背景的虚拟看台上,一众“无腿”观众正在欢呼雀跃。

此前地平线世界里的虚拟化身只有上半身,因为VR头显很难准确估计出用户的肘部或腿等身体部位的实际位置,这种现象一直被大众诟病,此次Meta宣称只靠一个VR头显,就能完成对全身的动作捕捉,堪称重大技术突破。可惜随后该公司的发言人表示,视频只是“前瞻性演示”,并非已经实现的新功能。

这已经不是扎克伯格的元宇宙第一次遭遇用户“差评”。Meta的内部文件显示,大多数用户在登录地平线世界后的首月便不会重复使用,而且自春季以来用户人数一直稳步下降。“一个空荡荡的世界就是一个悲伤的世界,”内部文件这样总结道。

“最开始,当我带上Meta价值399美元的虚拟现实设备进入元宇宙时,我确实为点缀着热气球的金色天空而感到惊叹。”一名地平线用户在表示,“但此后我发现,很多时候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并且有时我会卡在某个地方不知道如何移动,周围也没有人帮忙。”另一名女性用户则表示,她在进入地平线世界中最受欢迎的虚拟空间肥皂石俱乐部时遭到了其他用户的脏话骚扰。

地平线世界用户、IT项目经理卡洛斯·席尔瓦表示,用户对地平线世界的兴趣在2021年圣诞节前后达到顶峰,当时每次访问最多能看到400名用户,但最近几个月这个数字已经减少到150人,甚至会更少,“元宇宙是关于10年后的未来,而不是明年的未来。”他说。

为了增加用户,扎克伯格甚至要求员工购买自家的VR设备并在元宇宙里参加公司会议。

这依然无法挽回用户和投资者“用脚投票”。截至2022年10月19日,Meta股价为132.2美元/股,相比去年同期股价已下跌60.4%。根据相关财报,2021年Meta旗下的虚拟现实部门总收入约23亿美元,净亏损近102亿美元。

在夏月东看来,Meta和本身就拥有智能硬件设备的厂商不同,更需要VR设备去链接用户,其逻辑与同样收购了国内VR眼镜厂商的字节跳动如出一辙,“目前,脸书已经拥有了大量用户,因此必须通过硬件载体去提升用户黏性,以创造未来。因此虽然当前VR设备技术还不是很成熟,用户体验感还不是特别好,但Meta依然坚持这一方向,作为先行者,这是它必将经历的挫折。”

体验难过关“元宇宙”化面临缺人窘境

实际上,扎克伯格推出的首个元宇宙虚拟形象就被广泛批评形象风格过于简单,人物建模甚至直追十年前的“天线宝宝”。虽然此后地平线世界的人物建模不断精细化,但其人物画面和质量相比已经成熟的游戏行业仍然差得很远。

  扎克伯格在社交平台分享的他与元宇宙中的“埃菲尔铁塔”的自拍

目前,元宇宙发展不顺利并非Meta一家面临的情况。去年,歌手林俊杰曾在社交平台上透露,自己在元宇宙世界“分布式大陆(Decentraland)”上花费近5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3块虚拟土地,一度引发热议。但如今,分布式大陆的用户数量也急转直下。

根据区块链数据提供商DappRadar的数据,“分布式大陆”在24小时内的“活跃用户”仅有38人。对此,分布式大陆回应称,其所谓的“活跃用户”并不是在线人数,而是近期登录并进行交易的用户人数。分布式大陆表示,其游戏每天的平均在线人数在8000人左右,月活跃用户数量约为5万人。 不过,对于估值12亿美元的分布式大陆而言,这样的月活用户数量显然难尽人意。

反观国内,虽然不少公司都推出了向元宇宙进行布局的计划,但真正搭建起了元宇宙平台,往往效果并不如预期,其本质仍然是用户体验不佳导致的“缺人”,还有更多的平台仍然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

2021年9月,中青宝宣布推出《酿酒大师》,由于该款游戏号称与元宇宙挂钩,中青宝也因此迎来一波涨势,市值增至近100亿元。但游戏上线后,《酿酒大师》却被批评制作粗糙,不像游戏反倒像卖酒平台。今年5月,中青宝回复深交所问询时透露了该游戏H5版本测试期间的盈利状况,上线近三个月总流水仅2444元。此外,还有用户在应用商店评价某平台元宇宙APP“建模粗糙、场景单一”。

今年9月,贝壳财经记者曾受邀体验某公司新成立的元宇宙平台,但在体验过程中,记者发现其控制难易程度以及人物建模精细程度等均远远不如《和平精英》等玩家人数较多且运营多年的手游。

有从事游戏行业的人士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想要从VR上切入元宇宙,并且让其在C端获得成功,就必须要解决VR设备的舒适度问题,包括显示分辨率、续航时间、内容等都需要上一个台阶才有可能,但如果不从VR设备切入元宇宙,那么“你肯定打不过网络游戏,毕竟游戏在内容和玩家基础上要远远成熟于一个只有‘元宇宙’旗号的新入场公司。”

目前,在业绩表现上一枝独秀的元宇宙概念公司当数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的罗布乐思,根据该公司公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罗布乐思报告期内营收5.91亿美元,同比增长30%;日活跃用户数(DAU)约为5220万,同比增长21%。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罗布乐思之所以能够迎来收入增长,虽然元宇宙概念也是其中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其开创了在游戏平台内用户能够自创游戏的工具,并且拥有很多的用户自创内容。除此之外,它更像一个运营成功的网络游戏。

有二级市场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市场对大部分智能终端和元宇宙社交反应平平,主要原因是仍然缺乏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国民级别应用,这可能与目前技术水平仍处于发展初期有关,所以虽然Meta一再“砸钱”,但人物形象仍较为粗糙。希望随着技术的发展,VR设备能够更加普及,当人们开始习惯头戴VR完成工作时,元宇宙才有可能真正“接地气”走进更多人的生活。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